岁月留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岁月留声

陈曦老师在中央音乐学院2014级开学典礼上的发言

2015-05-08


尊敬的老师们,同学们上午好:

作为一名刚刚入职的老师,在今天的这个场合讲话有点分不清角色,刚刚从学生转变到教师岗位。所以我还是再次以学生的身份祝各位我一直都很尊敬的老师教师节快乐!然后怀着无比遗憾与同情的心情对诸位同学说你们马上要辛苦了。

前天是中秋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北京的月亮又圆又亮又大。的确是这样。我2003年离开养育我多年的音乐学院,先后去了美国的科蒂斯音乐学院和耶鲁大学音乐学院。在这近十年的海外生涯中,几乎每个中秋节都在国外过。每次看夜空中的月亮,都觉得她缺少点什么。我当时以为PM2.5值太低,空气太好,能见度太高,月亮太清楚了,没有那种朦胧的美感了。其实,缺少的是家的感觉。作为我自己,今天我有了回家的感觉。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氛围。

我今天想说的是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why are we here? 因为这里是给予我们最稳定的平台也是代表中国乃至世界最高的音乐水平并且有着全世界音乐学院都羡慕的硬件设施最后还有着全世界音乐学院最庞大的保安团队。几乎每层都有人。

记得2002年文化部公派我去第12届柴可夫斯基比赛的时候。我当时还是附中高二的学生。我当时的老师林耀基教授,几乎每两天一次课,每堂课都至少2,3个小时。每一个音都对我提出很高的要求,经常因为一页陪我练一堂课,直到我完全领悟为止。当时我的钢琴艺术指导黄萌萌老师,更是几乎每天都与我合作,使我对伴奏声部有了非常全面的了解。学校帮助我订演奏厅,让我多在大音乐厅走台,排练,上课,找感觉,当时经常耽误管理音乐厅的可亲的王师傅休息。但是连他都特别的支持。最体现他们伟大人格的是,没有一位我刚刚提到的,为我无私付出辛苦的老师与我一起去莫斯科,因为文化部名额有限。当时的经济情况不允许。他们都把最好的祝福送给我。在莫斯科,作为歌剧评委的郭淑珍教授,钢琴评委的周广仁先生都对我非常的关照,记得第二轮的时候,我刚刚演奏完的时候,看见周先生在台下为我用力的鼓掌,我当时在2000人的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音乐厅里感觉到的不是比赛的紧张,而是家的安全。底气十足。当时在那种环境下,语言不通又吃的不习惯,天天土豆,根本没有牛肉面。能产生那种感觉,真的是因为看到了学校的老师,就像是家里的亲人!所以我们为什么在这里,因为不论在哪里,你都会感到有家人的照顾。

最后当我拿到最高奖的时候有记者采访,问道你是在哪里学的?我说中国。他们很惊讶,这怎么可能。是中国音乐学院吗?我说是中国中央音乐学院。又问你的老师很棒,为什么没有来?我说他还需要给其他学生上课。因为前一段时间给我加课太多了,现在得给别的学生补课了。那你的老师没出过国吗?我说60年来莫斯科学习过两年!啊!怪不得你能获奖了!当晚俄罗斯的国家电视台报道就说来自中国的选手熙陈,获得什么什么奖,他的老师曾与苏联伟大的人民小提琴教育家杨克列维奇教授学习!所以我们为什么在这里,因为我们的老师是优秀的,被世界认可的!

我们学校培养的人才很多很多,在德国,英国,美国等等超一流的乐团与音乐学院。哪里都有中央音乐学院的校友!我们的学生被他们接受!就证明我们的水平被他们认可。我们的教师水平,学生水平都被世界高水平的音乐学院和专家们认可。在哪里他们都是顶尖的。我们的校友有像郎朗大师那样永远都出现在世界媒体头条的音乐家,也有像汪峰老师那样特别想上媒体头条的音乐家。所以我们为什么在这里,因为我们的校友不是在头条就是在头条的路上!

最后希望学生们在这nozuo no die的四年里,享受真爱,精于思考,命运在手,独立人生。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