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校友动态 > 详情

我院作曲系校友杜薇新作世界首演

发布时间:2016-04-15

2016年4月1日至2日,香港管弦乐团(港乐)在香港文化中心音乐厅举办「经典系列:王健的海顿」音乐会,北京作曲家杜薇新作《七夜》于是次演出世界首演,她以梦的思考入曲,诠释黑夜、梦境与人类社会的微妙关系。


14607062909391


杜薇,中央音乐学院1996级作曲系校友,先后跟随施万春、范乃信、郭文景教授学习作曲。2005年获得作曲硕士学位,导师郭文景。

她的主要作品包括:歌剧《娜拉》;乐队作品《袅晴丝·惊梦》《陨星最后的金色》;室内乐《红楼梦魇》《异域的芳香》《染》等;当代芭蕾舞剧《情色》《惊梦》《金瓶梅》(编舞王媛媛)等。

她的管弦乐作品《袅晴丝·惊梦》获得2011年中国国家大剧院首届“青年作曲家计划”

一等奖,民族管弦乐队作品《天眼》荣获2014年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新绎杯”青年作曲家民族管弦乐作品评奖银奖。2015年,香港管弦乐团任命她为新乐季“何鸿毅家族基金驻团作曲家”。

她的作品已在世界各地上演,合作过的乐团包括指挥大师夏尔·迪图瓦执棒的美国费城交响乐团、克里斯蒂安·雅尔维执棒的德国莱比锡广播交响乐团、法国国家广播交响乐团、丹麦皇家芭蕾舞团管弦乐队、中国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上海民族乐团、北京交响乐团等。

此外,她还创作了大量的影视音乐,其中包括《狼灾记》(导演田壮壮)、新版《红楼梦》(导演李少红)、《唐山大地震》(导演冯小刚)片尾歌“心经”等。


14607063282428


音乐创作充满戏剧性

杜薇那些极富创造力的作品,大多是由诗歌和文学中汲取养分。她喜欢并擅长把诗中的意象、色彩甚至节奏韵律透过歌唱性的旋律线条、细密多变的音响织体呈现出来,从而令其音乐充满了戏剧性与画面感。

「在创作《七夜》时,我在读《博尔赫斯谈话录》,书中那句『噩梦也许是夜的寓言』深得我心,好似带有某种神谕的味道。夜晚既是梦的开始,亦是神的驾临人间。」杜薇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如此解释创作《七夜》的初衷。

杜薇认为,梦境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有时候,我甚至在想,何谓真实,何谓虚幻,或许梦中的世界,才是真实;而现实中的生活,才是梦中的世界。」这或许是她对现实与梦境关系的思考,而这种思考也投射在了作品《七夜》当中,「我在创作《七夜》时,希望通过音符,挖掘出藏在噩梦背后的源头。过程当中,我会思考,人与神的关系,如乐曲开篇时,悠扬的长笛声将率先登场,配合夜幕降临,等待神与人沟通的开始。」


14607063865214


实现人与神的梦境「对话」

如何表现神与人的沟通?杜薇表示,乐曲中大量使用「神谕」与「凡人歌」交替使用的变奏曲,于快板、慢板的切换中,实现人与神的梦境「对话」。她提到《七夜》中有一段八分之七拍的圆舞曲,这一段圆舞曲不同于以往的宫廷圆舞曲般纾缓轻柔,而是变扭、变形,用杜薇自己的话形容即是「一段蹩脚的圆舞曲」,在作曲家眼中,这段曲目的存在,恰是为了表现人世中总有太多的悲喜交加,以及自私而虚伪的博弈。


14607064172847


不仅表现黑夜,杜薇亦为多部女性故事谱曲,如《红楼梦》的林黛玉、《金瓶梅》中的李瓶儿、《玩偶之家》中的娜拉,都曾作过她的创作「主角」,「身为一个女人,我愿意为她们『发声』。」鲜为人知,杜薇现为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的一名编辑,白天上班,夜晚就是她的创作时间,或许,正如她所言:「黑夜是梦的开端,亦是神世界的开启。」黑夜总能赋予她无限的想象力。

除了杜薇的作品《七夜》,「经典系列:王健的海顿」音乐会还呈献大提琴家王健拉奏的《C大调大提琴协奏曲》以及李察·史特劳斯的交响乐作品《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14607064509369